新闻中心

101岁普利兹克奖得主玻姆辞世,建筑搭建在过去与未来间

 

       澎湃新闻获悉,德国建筑师,1986年普利兹克奖得主戈特弗里德·玻姆(Gottfried Böhm)于2021年6月9日去世,享年101岁。
玻姆在几十年的建筑生涯中完成了多处建造,包括教堂、博物馆、市政中心、办公楼、住宅和公寓等。他被称为教堂的建造者,其设计的朝圣教堂被认为是 20 世纪最重要的教堂之一。他将自己定义为在过去与未来、思想世界与物理世界之间、建筑物与现实世界之间创造“联系”的建筑师。
戈特弗里德·玻姆,这位德国建筑的领导者以雕塑混凝土建筑而闻名。他的任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重建他们的国家。据《纽约时报》消息,6月9日,玻姆在位于科隆的家中去世,享年101岁。这一消息由他的儿子,建筑师保罗得以确认。
戈特弗里德·玻姆
在1986年戈特弗里德·玻姆获得了普利兹克奖之前,他就已被认为是德国最重要的建筑设计师之一。与他的父亲,表现主义建筑师多米尼库斯·玻姆(Dominikus Böhm,1880-1955)一样,他被称为教堂的建造者。
玻姆的第一座教堂设计完成于1949年,那是一座小教堂,现如今是科隆柯伦巴博物馆( Kolumba)建筑群的一部分。玻姆特别参与了科隆这座城市的战后重建工作。玻姆在中世纪早期教堂的遗址上建造了这座新的小教堂,前者可追溯到980 年,并于 1943 年被盟军炸弹摧毁。其设计融合了教堂少数幸存的元素,包括外墙、教堂的东北支柱、主教堂中殿和15世纪的圣母玛利亚雕像。一年后,玻姆开始为科隆的官方重建计划工作,该计划由著名建筑师鲁道夫·施瓦茨 (Rudolf Schwarz) 领导。 
玻姆在废墟的教堂遗迹上的建设
“瓦砾山在那里绽放出美丽的花朵,”玻姆在 2014 年的纪录片《具体的爱——玻姆家族》中谈及战后的科隆时说, “那是一个山地世界,让我着迷。” 玻姆在古老的、遭到猛烈破坏的建筑与现代设计之间建立了对话。 1986年,在伦敦金史密斯大厅举行的普利兹克奖颁奖典礼上, 英国王室成员格洛斯特公爵是一名建筑师,他向玻姆致敬,表示,“他的新建筑在旧建筑遗迹上,将未来与过去联系起来。” 
位于德国西北部Neviges的朝圣教堂
玻姆职业生涯的决定性作品是位于德国西北部Neviges的朝圣教堂( Mariendom),在德语中被称为 Wallfahrtsdom(壁垒王国 )。这座教堂于 1968 年完工,是一件具有纪念意义的野兽派艺术作品,其锯齿状的混凝土屋顶被比作帐篷、水晶和冰山。 朝圣教堂坐落在山顶,雄伟地耸立在中世纪房屋之上。 在当时,这一建筑是为了容纳自1950年代开始每周末涌入的数千名朝圣者。今天,这座教堂更像是建筑爱好者的朝圣地。
玻姆对朝圣教堂的内部空间的关注与他对屋顶和雕塑立面的关注一样多。他设计了彩色玻璃窗、灯和门把手,甚至椅子。该教堂是阿尔卑斯山以北的第二大教堂,可容纳 8,000 名信徒。 与柯布西耶的朗香教堂一起,这一教堂被认为是 20 世纪最重要的教堂之一。 普利兹克评审团在授予玻姆奖项时表示,这是他在职业生涯中建造的 70 多座教堂中最著名的一座。 
Neviges的朝圣教堂
朝圣教堂内部
朝圣教堂屋顶
戈特弗里德·玻姆于1920 年1月23 日出生于德国法兰克福附近的奥芬巴赫。他是多米尼库斯和玛丽亚·玻姆三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 他的父亲多米尼克斯·玻姆是德国著名建筑师,祖父也是一名建筑师。小时候,戈特弗里德喜欢来到父亲的工作室中,设计窗户和一些简单的建筑细节。 
他于 1939 年被征入国防军,一直服役到 1942 年在俄罗斯战役中受伤后被送回德国。之后,玻姆在慕尼黑工业大学学习建筑,并于 1946 年获得学位。他又在该市的艺术学院学习了一年雕塑,后来他称这是为了与父亲保持距离。虽然他是父亲的继承者,但他害怕让父亲失望。尽管玻姆最终选择了成为建筑设计师,但之前的雕塑训练使他拥有了创作独特作品的技能。
玻姆回到科隆后,来到父亲的公司工作,于1955年父亲去世后接管了整个公司。1948 年,他与伊丽莎白·哈根米勒 (Elisabeth Haggenmüller) 结婚,后者是他在学生时期认识的建筑师,她在她丈夫的许多项目上提供了不少帮助。玻姆的三个儿子斯蒂芬 、彼得和保罗也都受过建筑师培训,从1980年代开始为父亲的公司工作。 如今,他们每个人都经营着一家独立的建筑公司。
1951 年,玻姆前往美国纽约,在卡斯坦·鲍曼的公司工作数月。在游历美国期间,他结识了两位赋予其最多灵感的包豪斯设计大师密斯·凡·德罗与格罗皮乌斯。 回到德国后,他于1963 年成为德国亚琛工业大学的教授,并一直担任该职位至1985 年。
科隆本斯堡市政厅
科隆本斯堡市政厅
玻姆在同一时代的另一个重要作品是科隆的本斯堡市政厅。他将这座混凝土结构建在一座 12 世纪的山顶堡垒旁边。厚厚的混凝土板和无缝的玻璃为塔楼创造了一个理性主义的基础,它从层层螺旋形的窗户中升起,最终汇成块状的屋顶。尽管它是一栋现代的建筑,但它的颜色与邻近的城镇、城堡相互协调,做到了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除了百货公司、教堂和住宅开发项目外,这是他设计的众多行政大楼之一。 在 1970 年代战后教堂建设热潮消退后,这些行政大楼项目越来越多地占据了他的关注度。 虽然玻姆主要在德国工作,但他还参与了世界各地的建筑设计和开发项目,包括在洛杉矶、波士顿、东京和意大利都灵。 
利用混凝土塑造强大的表现力是玻姆早期作品的一大特色。玻姆力求探寻建筑色彩、形式、材料间与环境的关系,从城市规划的视角着手设计,这也与他所提倡的“连接“理念一脉相承。
圣格特鲁德教堂 St.Gertrud Church 1965,德国科隆
Christi Auferstehung教堂
随着技术的进步,他在后期作品中也加大对钢材与玻璃的使用。1995 年,受柏林服装零售商 Peek 和 Cloppenburg 的委托,玻姆设计了一座六层楼的建筑,外立面采用了玻璃。 《纽约时报》称其为“新柏林可能是什么样子的一个显著例子”。2000年,玻璃又为德国南部城市乌尔姆的市政图书馆揭幕了一座闪闪发光的玻璃金字塔。 
玻姆一直工作到90多岁。 自2006年开始,他与儿子,建筑师保罗的公司合作完成了位于柏林附近的波茨坦的汉斯-奥托剧院(Hans-Otto-Theatre),其玻璃门厅的顶部是一顶炽热的红色雕塑皇冠。 
他在2014年的纪录片中说:“生命并没有完全随着死亡而消失,还是有其他东西的。这很难想象。“教堂也有类似的东西。你会感觉到与一个更高、更遥远的领域的关系。”
附:
戈特弗里德·玻姆普利兹克奖领奖辞(节选)
一座建筑就是人所在的空间,是其尊严的背景;建筑的外观应该是它内在和功能的反映。新建筑应能自然地融入它的环境,无论是在建筑学还是历史层面,不应否认或粉饰我们时代的特质。你无法脱离语境地孤立“引用”历史,历史自有其自然连续的惯性,这一点必须得到尊重。
尤其是在“二战”结束后,我们城市的肌理已被切割得支离破碎。巨大的交通干道横贯于城市中,功能、形态、规模、材料、色彩都与现存城市环境完全无关的建筑物,兀然耸立。在今日,对这些“伤口”的缝合无比重要。保留下积极的一面,重建都市环境中必要的和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再次感受到漫步于古老城市之中时,那种自然亲切的社区感。
就像我的妻子曾坦率地对我同为建筑师的儿子们说过的,“我们这代人建造了许多,但你们这一辈,要努力去缝合其中的所有伤口”。

 
亚星

Advertising agency

技术支持:申博科技

Copyright © 2004-2017 亚星 湘ICP备66000007号-9

地址:​​某某市同安工业集中区某某园某某号某某楼

电话:020-123456xx 020-123456xx

客服热线:

400-000-0000